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题专栏 > 多彩工地
视力保护:
工代向哥
来源: 日期:2012-11-01 访问次数: 字号:[ ]

    他,叫向魁,是一个平凡的人。他曾经的一个身份,是宁德核电站的工代组长。
  对我来说,向哥应该算是较为神秘的一个人。来到部门一年多时间里,除去第一次他耐心地花去宝贵的两小时教我PDMS Draft实际操作,我一共见过他四次,每次见面都不超过两分钟,即使他与我只相隔两个座位。他就是这样,来去匆匆,我只知道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叫宁德的地方。后来又知道,他在宁德工地现场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厂房里,每天至少两个来回。
  虽然在刚进院时向哥曾经那么认真地指导过我,但说实话,我的脑海里向哥的影像只有那么淡淡一层。直到有幸能够到宁德现场进行工地服务,这个人的形象才又逐渐清晰,清晰得像一面镜子。
  夜幕中,他的身影并没有因为走远而模糊。我当时的感觉:哦,原来每次他都要这么奔劳。
  第一次到福鼎,是向哥陪我一起过去。在候机厅时,他和我聊了很多,关于现场的人、事、工程实际、福鼎的生活、一些工代的想法。让我感动的是,他记得我!也问了我的许多情况。从他对福鼎的描述中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地方是有感情的,有点复杂的感情。由于飞机晚点,使得他要带着我轻车熟路地奔上大巴。
  终于到达福鼎后,他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起来,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地方一样。接着他就领我去了一个叫“**墨鱼馆”的小餐馆,为我接风洗尘。他告诉我,之前别的专业有工代过来的时候他都会带到这家小店,因为他也是在这家小店吃上在福鼎的第一顿饭。饱饭过后已经晚上十点,他把我安顿好了以后,终于可以步行回在福鼎的宿舍。夜幕中,他的身影并没有因为走远而模糊。我当时的感觉:哦,原来每次他都要这么奔劳。
  即使在下班的班车上,还是有人打电话问“向工啊,你还在办公室吧?我现在过去请教你个问题不知道方便吗?”我想了想:哦,原来在很多人眼里,向哥是可以不下班的。
  第一次坐班车下工地,差点没赶上,因为福鼎的班车时间比平时还要早。幸好向哥一大早就给我morning call,直到叫醒了我。怀着满心的好奇,我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宁德核电站现场。到了现场,向哥还没坐下,电话便响了起来。接下来的一整个上午,几乎就没见他停过,不仅电话响个不停,直接到办公室前来讨论施工方案的人更是络绎不绝,甚至占满了办公室原本空余的地方。他好不容易去打了杯开水,却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每个过来找他的人,一开口都是“向工啊,我这个问题你帮我想想办法吧,上面都快有意见了……”问题各种各样,系统的、布置的、外专业的。一旁的我突然觉得眼前的向哥是那么神奇,什么问题都懂;更神奇的是,貌似所有人都愿意来找他想办法。向哥解答问题时很利索,比较典型的流程是:听问题,看系统流程图,看模型,询问现场的实际情况,稍作思考,解答。三言两语,言简意赅。当他对于问题也有疑问的时候,他还要打电话回院里;又或者直接起身,换上劳保服,直接到厂房里查看。下午去了一趟厂房回来,向哥的劳保服早已湿透,以至于刚洗干净不久的衣服上都能看到明显的盐渍。
  第一天,向哥忙忙碌碌的“亲身示范”让我大概知道了工代一天都要做些什么。但我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做到他那样有条不紊。要知道,他还趁中间的空余时间带我去逛了一圈,把我介绍给了一些现场的领导和同事。快下班的时候,向哥终于有时间提醒工代组的其他同事要注意近期的现场培训和考试。在回去的班车上,向哥终于能够稍微清静地躺个半小时。之所以说“稍微”,是因为后来有好几次,即使在下班的班车上,还是有人打电话问“向工啊,你还在办公室吧?我现在过去请教你个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我想了想:哦,原来在很多人眼里,向哥是可以不下班的。
  直到一天晚上,他加班到了两点,躺下休息了三个小时,房间的灯又重新亮了起来。我才知道:原来铁人也会累。
  接下来的工地生活,每天几乎都是一个样。向哥带着我下厂房,跑遍了大大小小的系统;开各种会,业主的进度查询、施工方的方案讨论、安全培训、厂家的交流等等;还有工代组的琐事需要安排。可以说,每一天我都在成长,因为每一天向哥都会教我许多,他让我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事无巨细”。很神奇的是,向哥貌似从来不会累,每天都是饱满的情绪应对各种事情。直到一天晚上,他加班到了两点,躺下休息了三个小时,房间的灯又重新亮了起来。我才知道:原来铁人也会累。
  在工地现场服务了将近二十个月后,向哥终于“功成身退”,带着宁德核电的祝福回到了广州。也就是这样,向哥才有时间补偿他亏欠了妻子二十个月的蜜月旅行、才有时间认真地关心家里的琐事、才有时间看看办公室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